都均宠物网

    喝了酒后打电话叫了一个朋友出来,并和他激吻了,事后怎么面对那个男生(我现在酒醒了)

    发布时间:2018-07-27 10:14

    魏无羡和蓝忘机奔出好远也没见旁人追上来,终于确定蓝启仁一众没心思理会他们了。
    魏无羡骑在小苹果背上,道:“反正那边也没什么非咱们俩出场不可的事情了,就这样吧。”
    回首望了一眼,蓝忘机点点头,将小苹果的绳子收了收,牵着继续走。
    各人的事,只有各人自己能解决。即便是亲兄弟如蓝曦臣,现在的蓝忘机也无法对他起到什么帮助作用。安慰是无力的,什么都是徒劳的。
    魏无羡默默凝视了一阵手里的陈情,再次把它插回腰间。
    方才他们走的时候,魏无羡回头看了看温宁。
    温宁冲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那意思非常清楚,不打算和他们一起走了。这是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温宁不跟他一路,有了自己的决定。魏无羡猜,他大概是有了自己想做的事了。
    这也正是他一直以来的期望。温宁毕竟并非真的是他的仆人,总有一天会有自己的路,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天,又让人有些伤感。
    现在陪在他身边的,只有蓝忘机一个人了。
    何其有幸,他想要的那个陪着自己的那个人,也只有蓝忘机。
    魏无羡拍拍小苹果的臀部。它身上的褡裢里硬邦邦、鼓囊囊的,装满了苹果,大约是蓝家的小辈们给它准备的吃食。魏无羡从里面摸出个苹果,送到自己嘴边,盯着蓝忘机俊秀的侧颜,咔擦啃了一口,异常清脆。
    小苹果见自己的苹果被人无耻偷吃,气得鼻孔喷张,直摔蹄子。魏无羡没空理会它,又是几巴掌拍上去,把没吃完的苹果往它嘴里一塞,忽然道:“蓝湛?”
    听他语气有异,蓝忘机转目望他。魏无羡伸出右手,抬起他的下颔,俯身把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
    过了很久,魏无羡才和他分开一点点,睫毛挨擦着他的睫毛,低声道:“怎么样?”
    蓝忘机:“……”
    魏无羡道:“你干嘛不问我为什么忽然这样?”
    蓝忘机:“……”
    魏无羡道:“要我一个人唱独角戏吗。”
    魏无羡习以为常地道:“好吧,那我自己说下去了。我刚才就想这样做了。你……”
    话音未落,蓝忘机忽然反手搂住他的脖子,动作粗鲁把魏无羡的头压了下来,两人重新亲在了一处。
    驮着魏无羡的小苹果受惊了,连嚼苹果的嘴巴都凝固了,安静如一头木驴。
    弃小苹果于原地不顾,两人磕磕绊绊缠到了一片灌木丛后,魏无羡猛地把蓝忘机推倒在草地上。
    骤雨初歇的草丛中尚有雨露未歇,沾湿了蓝忘机的白衣,不过这白衣很快就被魏无羡扒下来了。他轻声道:“别动。”
    魏无羡的颈项、唇齿之间,都是清新的青草气息。蓝忘机身上则是冷淡的檀香。他跪在蓝忘机双腿中间,从蓝忘机的额头一路吻下去。
    眉心,鼻尖,面颊,嘴唇,下颌。
    喉结,锁骨,心口。
    沿路起伏,虔诚无比。
    亲到紧实的小腹,继续往下时,从他肩头滑落的碎发,以及细碎的呼吸在这一带危险的部位摩挲 撩拨,蓝忘机像是再也忍受不了了,伸手去扳他的肩膀。魏无羡抓住他的手腕,道:”别动啊,我说了,我来。”
    他扯下发带,把已经有些散乱的长发重新扎起,低下头去。蓝忘机觉察到他想干什么,神色微乱,低声道:”不要。”
    魏无羡道:”要。便把蓝忘机轻轻含了进去。
    在牙齿不咬到蓝忘机的前提下,小心地把对方的事物含进口里,尽可能探地往里吞,一直抵到喉
    咙,微觉难受。蓝忘机立刻发觉他的不适,担心他勉强自己,要去推他,道:”不要了。”
    魏无羡推开他的手,开始缓慢地吞吐起来。
    蓝忘机道:“你……”
    很快他就说不出话了。
    魏无羡自小看过的春宫小人书加起来可以占满姑苏蓝氏藏书阁的间藏书 室了,他又是个十分聪明的人,依照所见所学,唇舌并用,细心伺弄口中滚烫硬挺的事物。身体最敏感的部位被吞进温暖濡湿的口腔,被旁人如此卖力对待,蓝忘机光是要控制住自己不做出某些可怕的暴行,就已经是种苦苦的折磨。
    魏无羡感觉他呼吸越来越急促,抓着自己肩头的手指也越收越紧,加快速度,等他脖子和面颊都开始发酸的时候,终于感觉股热液注入了喉咙。
    液体滚烫粘稠,满是浓郁的麝香味,忽然打在他喉壁之上,让魏无羡狠狠呛了下,互即把口中含着的长物吐了出来,一阵咳嗽。蓝忘机拍着他的背,竞有些手足无措地道:”吐出来,快吐出来。”
    魏无羡捂着嘴,摇了摇头。过了阵,拿开手,对蓝忘机吐了吐舌头,张嘴给他看,道:”吞下
    去了。”
    他舌尖鲜红,嘴唇嫣红,嘴角边哺着点自浊和许多笑意。蓝忘机怔怔看着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最禁欲不过的仙门名士,平日的冷淡端方此时此刻尽皆被打碎,眼角眉梢都泛着轻浅桃色,平添几分艳丽,好像刚刚被人狠狠欺负了一通。见他这副模样,魏无羡心中喜欢的不行,光着膀子搂过他
    的肩,亲亲他的嘴角,又亲亲他的眼皮,道:”乖,别吓着了。下次给你吃我的,也要表现这么好,知道不?”
    他唇边沾着蓝忘机的自浊,这么亲,蓝忘机的嘴角也沾上了,加土他有点呆呆的神情,瞧来十分惹人爱怜。魏无羡又亲了他下,道:”蓝湛,我喜欢死你了。”
    蓝忘机缓缓望向他。
    不知是不是错觉,魏无羡觉得他眼睛里似乎有了层血丝。
    魏无羡并未觉察他这眼神中强行隐忍着、就快隐忍不住的意味,还以为他没弄够,接着道:”我们今后一直这样好不好?”
    突然,蓝忘机反身扑上,把他压在草地里。
    两人瞬间颠倒了体位。感觉蓝忘机又开始在自己身上咬来咬去,魏无羡笑着去推他的头,道:“你用不着这么急啊,我说了下次你可以再……”
    他忽然觉得下身痛,“啊”了声,微微蹙眉道:“蓝湛,你把什么东西放进来了?”
    他感觉得出来那是根修长的手指,问只是随口问问,下意识并拢双腿,可从身下传来的异物感
    更强烈了。因为第二根手指也钻进去了。
    魏无羡看过的春宫虽多,却没怎么看过龙阳方面的,他从前从来不觉得自己有这方面的兴趣,也
    无意去猎那个奇,因此他理所当然地觉得男子之间的情事就那样了,亲亲搂搂,最多用用嘴和手,
    并未探究。此时被蓝忘机按在地上,一点点地塞人手指扩张,这才隐约觉察好像不是这么回事。轻
    微的疼痛之余,还有一丝惊讶,一丝好笑。
    而加到第三根手指时,魏无羡终于笑不出来了。
    他已经觉得涨得难受,可三根手指和他刚才吞过的那东西尺寸还相差甚远。他道:”蓝湛,蓝湛,那个,你,你待静下,这样真的可以吗,你确定你没弄错?是用这里?我觉得有点不……”
    可是,蓝忘机好像已经听不进他说的话了,粗鲁地堵住他的嘴,身体一沉,把自己送了进去。
    魏无羡双眼骤然大睁,双腿猛地屈起。
    两人身体紧紧相贴,都是胸如擂鼓,气息紊乱。
    蓝忘机沙哑着声音道:”……对不起……我忍不了了。”
    看他两眼发红,憋得辛苦,魏无羡知道这都是自己撩的,咬牙道:“忍不了就别忍……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也是病急乱投医,魏无羡居然来问他。蓝忘机道:“……放松。”
    魏无羡喃喃道:”好,放松,放松……”
    他稍稍放松点,蓝忘机便试着继续往里推进,魏无羡立即不由自主绷紧了臀部和腹部的肌肉。
    蓝忘机道:“……很疼吗?”
    魏无羡搂着他,身体不受控制的直打哆嗦,含泪道:”疼啊,我是第一次,当然疼。”
    说完这句,他感觉体内的蓝忘机更硬了。
    柔软脆弱的内脏被不属于自己的硬物强行插入戳弄,什么滋味可想而知。可是想到,因为他这么简单一句话,蓝忘机就会有反应,魏无羡又噗的声笑了出来。
    同为男子,他知道蓝忘机现在卡着有多难受,可他还是控制着自己,没强行劈进。魏无羡心中一阵柔软,主动勾着他的脖子拉下来,在他耳边道:“蓝湛,好蓝湛,二哥哥,我告诉你怎么办,你快亲我,你亲我我就不疼了……”
    蓝忘机白皙的耳垂染上嫣红之色。
    他艰难地道:“……别,别这么叫了。”
    魏无羡听他还口吃了下,大笑道:”不喜欢呀,那我换别的叫法。忘机弟弟,湛儿,含光,你
    喜欢哪……啊啊啊呜呜!”
    蓝忘机咬着他的嘴唇,下身一送到底。
    魏无羡所有的喊叫都被他封在喉咙里,紧紧攀着他的肩,眉头紧壁,眼角沁出了泪珠,双腿僵硬地圈住他的腰,一动也不敢动。蓝忘机这才稍稍清醒,吸了几口气,道:“对不起。”
    魏无羡摇摇头,勉强笑道:“你说过的。你我之间,永远不必说这个。”
    蓝忘机小心翼翼地去吻他,动作略显笨拙。魏无羡眯起眼睛,张开嘴让他深入,勾起舌尖缠绵了一会儿,模模糊糊地瞥见了蓝忘机锁骨之下的那个烙印。
    他把手放上去,覆盖了那个伤痕,道:“蓝湛,你告诉我,这个是不是也和我有关?”
    沉默片刻,蓝忘机道:“没什么。当时我喝多了。”
    把血洗不夜天的魏无羡送回乱葬岗之后,等待着他的就是三年禁闭。闭关期满,出来之后听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天道好轮回,善恶终有报,夷陵老祖终于身死魂消。
    在整座山上漫山遍野地找了好些天,除了从被大火烧了一半的树洞里捞出一个高烧昏迷、奄奄一息的温苑,什么也找不到。哪怕是一块骨头,一片碎肉,一缕虚弱的残魂。
    在回云深不知处的途中,蓝忘机在姑苏的彩衣镇上买了一壶“天子笑”。
    这是他买回去的第一壶,也是他唯一喝下去的一壶。
    酒很香,很醇,也很辣。大概能明白那个人为什么会喜欢。
    喝他喝过的酒。
    受他受过的伤。
    酒醒之后的蓝忘机没有记忆,但是胸口已经多了一个和当年魏无羡在屠戮玄武洞底留下的那个烙印一样的伤痕。存放岐山温氏收缴物的仓库也被人砸开了。所有的门生看着他的眼神都很惊慌,很震惊。
    蓝启仁看起来很难过,也很生气,在蓝曦臣的劝阻之下,最终还是没有再责骂他。三年之中,无论是责骂还是惩罚,已经够多了。
    他叹着气,没有再反对蓝忘机把温苑留下来的决定。
    到如今,这伤口已经结痂十三年了。
    蓝忘机开始抽送起来,魏无羡则紧闭着眼,咬着牙,嘶嘶抽气,随蓝忘机的动作调整自己的呼吸。
    等到稍稍适应了入侵的异物之后,魏无羡无意间扭了扭腰。一阵突如其来的酥麻酥遍下体,顺着脊柱爬上全身。
    魏无羡一下子发现了该如何在这种位置下得趣了。
    他双手插进蓝忘机被汗水打湿的长发里,挺着那条抹额,笑了笑,软着嗓子道:“……舒服吗?我里面。”
    蓝忘机咬住他下唇,用更强悍的进攻回答他这个问题。
    魏无羡被肏得汗流浃背,浑身上下都水光淋淋的,嘴里还在气喘吁吁地胡说八道:“蓝湛……你完了。咱们三拜还差最后一拜,还没成亲呢,没成亲就做这种事,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被你叔父知道要把你浸猪笼的。”
    蓝忘机几乎是恶狠狠地道:“……早完了”
    伴随着一记猛顶,魏无羡又是难受又是痛快地仰起了头,露出毫无防备的喉咙,蓝忘机一口咬了上去。
    过于强烈的快感让魏无羡短暂地失神了片刻,迷迷糊糊一阵,心头的第一个想法:“……不敢相信,我他妈为什么没有十五岁就跟蓝湛干这种事。日子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蓝忘机于此道上是实干派,不匿如何调情,话少力多。魏无羡迷糊了会儿,清醒过来,便开始滔滔不绝地在他耳边说污言秽语:“蓝二公子,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你要是早喜欢我,你
    为什么不早早地把我给办了?你们家云深不知处后山就是个不错的地点啊,趁我溜出去野落单的时候,绑起来拖走,像现在这样压在草地上爱怎么干怎么干……啊……轻点,我是第一次,对我好点……
    “说到哪了?继续。你力气这么大,我肯定没办法反抗,我要是叫你可以禁言我。或者你们家藏书阁也不错,一地乱七八糟的书卷里,咱们可以买几本龙阳春宫目来对照着学,什么姿势都行……哥!哥!二哥哥!饶命!饶命,饶了我吧,好好好我不说了,你厉害,你太厉害了。我受不了,真的受不了啊,别这样……”
    蓝忘机根本经不起他在这个时候的撩拨,方才那十几下顶得魏无羡整个人仿佛五脏六腑都要被搅乱了,好声好气讨饶,蓝忘机反而变本加厉。魏无羡被他压了小半个时辰,一直都没换姿势,腰臀都被撞麻了,麻劲过后便是又痛又痒,如千万虫蚁骨髓里咬噬。
    终于尝到自己种下的恶果,魏无羡一边讨好地亲他,一边毫无尊严地道:“二哥哥,你行行好,留我条命在,咱们来日方长,下次继续,吊起来继续行不行?今天饶了我这个雏儿吧。含光君威武,夷陵老祖输了输了,一败涂地,来日再战!”
    蓝忘机额头有微微的青筋突起,一字一句,艰难无比地道:“……真想停下来的话……你就……闭嘴别说话了……”
    魏无羡道:“可是我长着一张嘴我就是要说话的呀!蓝湛,之前我说,要和你天天上床那句话,你可不可以当做没听到?”
    蓝忘机道:“不可以。”
    魏无羡心碎道:“你怎么能这样。你之前都没拒绝过我什么的。”
    蓝忘机微微一笑,道:“不可以。”
    看到他这样的笑容,魏无羡的眼睛瞬间又亮了,一阵飘飘欲仙,不知身在何处。
    可是,他立刻被与这春风化雨般的笑容格格不入的动作逼得眼角飙泪,双手抓着草地声嘶力竭道:“那四天,改成四天上一次行不行,四天不行三天也成!!!”
    最后,蓝忘机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地下了结论:“天天就是天天。”

    香炉部分
    二楼的一扇木窗里还有灯火透出,隐隐有人声传来。魏无羡仰头道:“咱们进去看看?”
    不知为何,蓝忘机却一反常态,驻足不前了。他盯着那扇木窗,若有所思,像是有些迟疑。魏无羡觉得奇怪,想不出蓝忘机有什么理由不愿进去,问道:“怎么了?”
    蓝忘机微微摇头,沉吟片刻,正要开口,藏书阁内忽然爆发出一阵放肆的大笑。
    魏无羡一听,眼睛一亮,抢入藏书阁内,三步跃上了楼。
    他进去了,蓝忘机自然也不会独自停留在外,也一同进入了。二人一起走进那间亮着灯盏的藏书室,果然见到了很有趣的东西。
    一张淡色的席子上,罚抄的书案旁,十五六岁的魏婴正在边拍桌、边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地上扔着一本书页泛黄的图册,同样是十五六的蓝湛如避蛇蝎,已经退到了藏书阁的角落,正怒极而啸:“魏婴——!”
    少年魏婴笑得几乎滚到书案下,好容易举起手:“在!我在!”
    而这边的魏无羡也要笑得翻过去了,拽着身旁的蓝忘机道:“这个梦好!我不行了,蓝湛,你看你,你看看当年的你,那脸色,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为何,蓝忘机的脸色却越发古怪了。魏无羡拉着他一起在一旁的席子上坐了下来,笑吟吟地托腮看着少时的他们二人赌气吵架,斗嘴斗殴。那边,少年蓝湛已拔出避尘,魏婴忙一把抓过随便,剑锋亮出鞘三分,提醒道:“仪态!蓝二公子!注意仪态!我今天可是也带了剑的,打起来你家藏书阁还要不要啦!”
    蓝湛怒道:“魏婴!你……你是个什么人!”
    魏婴挑眉道:“我还能是个什么人。男人!”
    “……”蓝湛痛斥道:“不知羞耻!”
    魏婴道:“这事也要羞一羞?你别告诉我你从来没看过这种东西。我不信。”
    憋了半晌,蓝湛面寒霜,提剑而上,魏婴吃了一惊,道:“怎么,你还真打!”也迎剑还击,两人竟真的就这样,在藏书阁内过招了起来。看到这里,魏无羡“咦”了一声,侧首望蓝忘机,奇道:“这儿是这样的吗?我怎么记得当时好像我们没有真的打起来?”
    蓝忘机默不作声,魏无羡看他,他却不着痕迹地避开了魏无羡的目光。魏无羡越来越觉得今晚的他奇怪,正要开口询问,忽听那边的小魏婴边打架,边打趣道:“好好好,能收能放,有张有弛,好剑法!不过,蓝湛呀蓝湛,你看你,脸红成这样,是跟我打红的呢,还是方才看那个好东西看红的呢?”
    小蓝湛根本没有脸红,一剑扫去:“胡说八道!”
    魏婴腰身往后一仰,使了个柔软至极的铁板桥,避过这一剑,又直起身子,手快无比地在蓝湛光洁白皙的脸蛋上拧了一下,道:“我哪有胡说八道,要不你摸摸自己,脸都发烫了,哈哈!”
    蓝湛脸色忽红忽白,一巴掌要打掉他的爪子,魏婴却抢先撤手,让他拍了个空,险些拍到自己,转个身,游刃有余,闲闲地道:“蓝湛呀蓝湛,不是我说你,你看看同你年纪一般大的,哪个像你这样,动不动闹这么大个红脸。这点刺激就受不住了,你也忒嫩了。”
    这个场景既不是真实发生过的,也不是他做过的梦,那就只能是蓝忘机做的梦了。魏无羡看得津津有味,道:“蓝湛,你真了解我,这的确是我会说出的话。”
    然而,他却没注意到,此时此刻的蓝忘机,几乎像是有些坐立不安了。
    那边魏婴继续道:“抄书怪无聊的,要不我边抄边教教你这些吧?就当是报答你的监督之恩……”
    忍他的胡言乱语忍了这么久,蓝湛终于再也忍不了了,避尘一剑飞去,两剑相击,双双被撞出了窗外。魏婴见随便脱手,微微一惊,道:“哎,我的剑!”
    喊着,他就要跃出窗去抢剑,蓝湛却从他身后猛地扑来,将他扑倒在地。魏婴脑袋在地上磕了一下,手忙脚乱地挣扎起来,你来我往的几下过后,两人顿时乱七八糟地扭打作一团。魏婴拼命蹬腿,胳膊肘撞来撞去,却是怎么也逃不出蓝湛四肢的封锁,像是被一张牢不可破的铁网罩住了,道:“蓝湛!蓝湛你干什么!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啊!你干啥这么认真!”
    蓝湛一手抓住他的双腕,压到他身后,沉声道:“你,刚才说,要教我什么。”
    他口气听似冷淡,目光中却似有火山即将喷发。
    两人本来实力旗鼓相当,魏婴一时大意,被他拿住要害死死压制在地上,只得装傻道:“没啊?我刚才说了什么吗?”
    蓝湛道:“没说?”
    魏婴理直气壮道:“没说!”
    他又道:“蓝湛你这个人别这么死板啊,别把我说的每句话都当真啊,胡说八道的你也信,这有啥好值得生气的。我不说了还不行吗,你快放开我啦,我今天书还没抄完呢,不玩儿了不玩儿了。”
    闻言,蓝湛面色略缓,似乎稍微放松了手臂。岂知,魏婴一抽出了手腕,眉眼一弯,眼珠一转,立刻一掌送上。
    岂知,蓝湛早有防备,魏婴一动,他便眼疾手快地擒住,将他重新压制住。这次他出手更重,魏婴的手腕被扭成更弯曲的弧度,哎哟哎哟直叫:“我都说了是开玩笑的!蓝湛!别这么经不起逗啊!”
    蓝湛目光里隐隐有火光跳跃,二话不说,一把摘了头上抹额,饶了三圈,将身下魏婴的双手牢牢捆住,打了个死结。
    万万没料到是这个展开,魏无羡在一旁,已是看得目瞪口呆地狱电影院!
    好半晌,他才转头去看身边的蓝忘机,这一看之下,竟然发现蓝忘机虽然脸色依然雪白,透不出一丝红晕,耳垂却已变成了粉色。
    魏无羡不怀好意地凑了上去,道:“蓝二哥哥……你的这个梦,好像有点儿,不大对劲啊?”
    “……”蓝忘机忽然起身,道:“别看了!”
    魏无羡立刻拉住了想要起身的他,道:“别走呀!我还想看看在你的梦里后来还会发生什么事,这不还没看到精彩处呢!”
    藏书阁的书案边,魏婴被蓝湛绑得鬼哭狼嚎了一阵,安静下来后,试图给他讲道理:“蓝湛,君子动口不动手,你这样就是心胸狭窄了。你想想,我刚才说你什么了吗?”
    蓝湛无声地喘了一口气,冷然道:“你自己想,你刚才说了什么。”
    魏婴狡辩道:“我无非是说你嫩,说你不懂有些事罢了。这难道不是事实嘛?有些大人的东西你的确是不懂啊。被戳穿了事实你就要这样对我,这不是心胸狭窄是什么?”
    蓝湛漠然道:“谁说我不懂。”
    魏婴挑起一边的眉毛,笑道:“哦——是吗?你就别嘴硬了,你懂才是有鬼了哈哈哈哈哈哈……啊!”
    他突然惊叫一声,是因为蓝湛突然握住了他下面的某处。
    蓝湛冷着一张俊美中犹带稚气的脸,重复了一遍:“谁说我不懂。”
    魏无羡扒在蓝忘机身边,几乎是咬着他的耳垂道:“是啊,谁说你不懂?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蓝湛,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很想这样对当年的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含光君。”
    蓝忘机虽仍是面无表情,那抹粉色却已悄悄爬上了他白皙的脖子。放在膝头的手指,也微不可查地蜷曲起来。
    那边的小魏婴被人抓住了命根子,瘫在地上,倒吸了几口冷气,道:“蓝湛你搞什么鬼!发疯了吗!”
    蓝湛整个身体已经卡进了魏婴的双腿中间,这个姿势实在让人心生威胁感,魏婴见势不好,连忙改口道:“……没没没!没谁说你不懂!你你你你先放开,有话好好说!”
    他手上狂甩,奈何姑苏蓝氏的抹额材质上佳无比,任他怎么挣扎都解不开、挣不脱,再甩两下,忽见一旁落了一本书,连忙抓起,扔到蓝湛身上,指望用圣贤书砸醒他,道:“你快清醒下!”
    那本书先是砸到蓝湛胸口,然后落到了魏婴大开的双腿中间,哗啦啦翻了数页,蓝湛低头一看,目光不挪动了。
    鬼使神差地,这一页,刚好停留在了一张姿势极其露骨、作画极其奔放的春宫图上。而且,图上两人,皆是男子!
    魏无羡记得,当初他给蓝忘机看的那本春宫图册根本无关龙阳,里面是绝对没有这样一页的,忍不住再次惊叹,蓝忘机在梦里对于细节的加工……太丰富了,令人叹服!
    蓝湛低头,盯着那一页目不转睛,魏婴也看到了那张图,霎时有些尴尬,道:“……呃……”心内叫苦不迭,还是觉得动口不如动手,奋力抽出一足踹出。蓝湛却腾出一手,握住了他的膝弯,把他双腿打成一个更开的姿势,并且两下便扒下了魏婴的腰带和裤子。
    魏婴只觉下身一凉,低头一看,似乎心也跟着凉了,惊道:“蓝湛你干什么?!”
    魏无羡在一旁看得心驰神荡,兴奋不已,忍不住心道:“废话!干你啊!”
    除去了裤子的魏婴下半身光溜溜、白花花的,两条细长的腿还在踢来踢去,蓝湛按住他双足按照那张春宫上的图解,右手径直探向两片浑圆雪白臀瓣中那一点紧闭的粉色。
    魏婴整个下半身都被人牢牢压制住,即便是被人强行触碰隐秘之处,也避无可避。蓝湛两只手指在那粉色的一点上揉了揉,魏婴浑身一个哆嗦,睑上闪过一丝羞耻之色,强行忍下,发疯了似的挣扎扭动起来。压在他身上的那名少年却沉着眸子,紧抿着嘴,右手有条不紊地继续按揉他的秘处,渐渐加重力道,直到那一点慢慢柔软下来,慢慢被揉出一个微张的粉色小口,含羞带怯一般地吞进了一小段白皙的指节。
    魏无羡笑着睨向蓝忘机,道:“难怪含光君你方才不肯进来呢。在梦里对我做这种事,被我瞧见了,可真真是,要无地自容了。”
    蓝忘机端坐在他身旁,垂着眼帝,睫毛似乎在微微发颤。
    魏无羡托腮看着那边,看着少年的自己被少年的蓝湛压在身下强行开拓,嘻嘻道:“含光君你有本事事后做梦,你有本事当年就这么对我干啊。我……”
    话音未落,蓝忘机抓住他两手,往地上一推,堵住了他的嘴。魏无羡觉出他的脸颊滚烫,胸腔心脏的跳动也异常凶猛,心中好笑,待湿漉漉的唇瓣分开,他呢喃道:“怎么,又害羞了?”
    蓝忘机呼吸异常粗重,不答。魂无羡道:“还是…看硬了?”
    与此同时,书案边的魏婴喉间逸出了一声带着哭腔的长吟。
    蓝湛已经整个人都覆到了他身上,两人下身紧密相连,显然是正在入侵过程中。感觉到不属于自己身体的硬物在一点一点侵入,魂婴难受得两腿都蜷了起来,偏偏双手被抹额牢牢缚住,动弹不得,只能痛苦地在地上撞了几下后脑,撞得咚咚作响。蓝湛把手垫到他脑袋底下,同时,下身之物也整个都送进了魏婴的体内。
    原先那粉色的一点吞下一根手指都困难,眼下却被生生撑开,吞进了一件滚烫坚硬的硕物,洞口原先的细嫩褶皱皆被撑得平滑。魏婴还有点神睛恍惚,似是弄不清状况,然而,等蓝湛照着春宫图解,缓缓送腰抽送起来时,他便开始发出无意识的小声呜咽。
    魏无羡对蓝忘机道:“蓝湛你那时候人虽然小,尺寸可已经不小了呢。‘我’可是个雏儿,我看这一场得干得够呛。”
    他边说话,边用膝弯在蓝忘机双腿之中故意摩挲顶弄。想是亲眼见了一场以自己为主角的活春宫,兴致上来,又想领教这件东西的厉害了。
    没磨蹭两下,蓝忘机便语不发地撕裂了他的衣衫下摆和长裤,魏无羞自然而然打开双腿缠上他腰间。蓝忘机扶着自己的事物,硬得可怕的头部在入口处磨了磨。
    二人几乎天天都要颠鸾倒凤胡天胡地一番。魏无羡的身心早已与他契合无比,搂紧蓝忘机的脖子,深吸一口气,下体便被利刃破开,长驱直入。
    进入得非常顺利,穴口柔软,肠道湿热,温顺无比地紧紧吸裹住入侵的巨物,仿佛天生就是为容纳身上之人所生的。不一会儿,结合之处便传来黏腻的水声和肉体拍打之声。
    蓝忘机身下之物生得沉甸甸的甚为可观,而且柱形天生微微向上弯曲,每次律动,部会准确无比地重重擦刮过内壁里最敏感脆弱的那一点,而那一点每被擦过一次,对二人部是一次翻天覆海的情潮狂涌。
    魏无羡被蓝忘机顶得神智眩晕,上天入地,肠道一阵一阵毫无规律地绞紧,从头顶酥麻到脚尖,舒爽得仰起了脖子,从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蓝忘机梦里那个十五六岁的魏婴,也正在生受此等极乐和苦楚。
    他躺在一地散乱的书卷中,双腕被紧缚,无力地被固定在头上,红色的发带早不知落哪儿去了。黑发散乱,微瞌眸子,泪眼朦胧,将泣不泣。蓝湛压着他顶弄一阵,似是觉得他腿还张得不够开,握住他条小腿放上了肩,阵剧烈的挺送,那条小腿挂不住了,叉落下来搭在他臂弯处,流畅优美的小腿线条和大腿内侧的肌肉都在微微抽搐,想是魏婴也被体内那一根进进出出不停歇、弯曲叉滚烫的巨物逼得要疯了。初经情事,手足无措,只得溺水之人一般,牢牢攀住蓝湛的肩,他连此刻身在何处何地恐怕都不知道,更不可能想起来,这般难耐煎熬,正是这个在他体内肆虐之人所给予的了。
    亲眼看着十五六岁的自己,被十五六岁的蓝湛肏得满面潮红,哆哆嗦嗦,魏无羡却觉得还不够,小蓝湛最好更粗暴一些,更强悍一些,把小魏婴欺负得死去活来、放声大哭才好。现在这样还远远不够。
    藏书阁内,一方天地狭小,两处春色无边。方才有些昏昏沉沉的魏婴似是被淫靡可耻的啪啪水声唤醒了一丝神智,瞪着藏书阁的天顶,打了个寒噤,眼珠下睨,似乎想看看自己下体现在到底是怎么个状况,却又没这个勇气。恰巧,蓝湛埋头苦干一阵后,把他两条大腿都抬了起来,扛在肩头,他再俯下身往前冲刺时,魏婴的腰肢被折成一个柔软的弧度,正好透过泪眼模糊的视线,看见了自己双股之间的情形。
    那原先干干净净的一个粉红小点,现在已被蓝湛的性器

    回复:

    魏无羡和蓝忘机奔出好远也没见旁人追上来,终于确定蓝启仁一众没心思理会他们了。 魏无羡骑...

      上一篇:微信云南公安什么落户都照片上传不成功是系统的问题吗? 下一篇:为什么会登陆不上万博?

      返回主页:都均宠物网

      本文网址:http://0854pet.cn/view-209071-1.html
      信息删除